解码 · 今天我们怎样学习

发布时间:2017-12-07 09:39   来源:人民日报   分享按钮

今天,你怎样学习?

如今,学习的边界早已被无限扩展。手捧书本、端坐课堂是学习,订阅公号、线上听课是学习,知识社群、共同探讨也是学习。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当终身学习逐渐成为社会风气,当海量信息带来众多真假难辨、似是而非,人们对真正有价值的知识,反而更加渴求。

共识 人们愿意为有价值的知识、经验和见解付费

根据《知识付费经济报告》的数据,55.3%的网友有过知识付费行为。这里的知识付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花钱买书、参加培训班等,而是指知识经济时代,购买知识付费平台上的知识产品。

目前,我国知识付费用户群体达数千万,同样达到千万量级的,还有活跃在喜马拉雅FM、得到、分答等知识付费平台的知识供给者。“听,见真知”“碎片时间,终身学习”……虽然这些平台的口号不同,但背后的逻辑都很相似:作为中介,释放不同领域学者、专业人士等的认知盈余,以高效率的优质知识为卖点,让知识变现更加快捷。

另一些平台选择深耕细分领域,例如微信公众号“知识分子”“田艺苗的田”等。他们注重传递科技、古典音乐等垂直领域的相关知识,“我专注,你随意”的定位也击中了大量学习者。

移动互联的兴起重构了知识传播的渠道,“分享”成为很多学习者的关键词。“与世界分享你的知识、经验和见解”,知乎等平台创造了知识分享的场景,志同道合的人聚集成知识社群,用提问和回答的方式让知识在更大范围内流动。目前,这个创立于2010年底的平台上已经积累了1900万个问题和7500万个回答,涉及25万个话题方向,“是不是空间探测器做得越大、越贵,搭载的仪器性能就可以越高超”“有哪些令你拍案叫绝的意译”,问题包罗万象。

进化的是学习方式,不变的是人们对有价值知识的渴求。

企鹅智酷的数据显示,27.6%的人经常会有想获取特定信息或者资源却无从入手的情况,50%的人偶尔会有这种情况。知识经济瞄准的正是这个巨大空间。不过,另一组数据同样值得关注:在有过知识付费行为的消费者中,28%表示体验满意,49.7%表示一般,12.3%表示不满意,认为自己可以找到免费途径来获取。

付费习惯的逐渐养成,说明优质的知识有价值越来越成为共识,但如何让学习者对知识产品的质量有稳定预期,让产出的知识更有料、更击中用户痛点,知识内容的供给仍值得深耕。

趋势 更多人投入跨界学习,供需双方相互促进

伊人在北京一家互联网企业工作,经常接触和尝试当下流行的学习新方式。今年10月,她在知乎Live上看到有人开了个考研讲座,反响还不错,“毕业才两年,我的经验也可以讲出来,不仅能锻炼语言表达能力,还能赚钱。”在根据平台规定缴纳押金、上传学历证书等文件进行资格认证后,10月14日,她的Live“三本考研,半年时间考进北大”开张了,85分钟的语音,28个问答,售价9.9元,截至目前已经有近1800人付费参与,5600人感兴趣,还被推荐上了Live首页。“意料之外,我完全没做推广。”伊人说,她拿到了10月的Live收益,近7000元。

知乎Live是知乎去年推出的互动产品,就像一场小型的互动讲座。知识分享者创建Live并定价,感兴趣的用户可以支付票价并进入沟通群中,分享者以文字、音频、图文等形式与用户进行交流,一般持续一个小时。Live结束后,所有内容会被保存下来,支持随时回放收听,也方便没有赶上Live的人后续参与,“围观”讲座。

伊人们会寻找需要的知识,也愿意加入知识分享大军中,生产自己熟悉和擅长的内容。知识的供需市场上,他们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是分享者也是学习者,身份的边界在逐渐融合。

跨界的还有学习者的学习领域和内容。“学生时代没有资源或者精力,工作以后才发现,原来自己对这么多领域感兴趣。”媒体从业者飞亚说。她从中文系毕业,现在着迷于科技前沿、古典音乐和传统文化等领域。飞亚们或是因为个人志趣,或是为了提高生活品质,又或是想满足求知欲、开阔眼界,逐渐成为不容小觑的群体。

不管在线上还是线下,日益丰富的学习内容和文化产品为飞亚们提供了更多选择。科学史音频课程成爆款、“故宫跑”、热门话剧一票难求等现象印证了跨界学习的热情,油画、茶艺、花艺等以前相对小众的培训市场收获新受众。跨界学习的需求也推动着供给的不断更迭,知识的供需双方相互促进,一起成长。

意义 简化知识传播链条,提供认知世界的多元视角

光是订阅线上课程还不够让飞亚解渴,遇上真正感兴趣的领域,她会继续搜索,深挖其他有价值的内容,“知识付费更多的是提供一个渠道,让你对某个领域有初步接触,如果想了解更多,还得自己深入学习。”

知识经济为学习者们带来的红利不容忽视:知识不再被困住,学校里、专业领域内的知识产出被转译成大众可以理解的内容,庞杂的知识被过滤成相对精简的干货。求知欲高涨的学习者们有了入门的桥梁,学习的时空也被重构。

此外,知识的传播链条不断简化,学习者甚至可以直接按需约见达人、向牛人提问,当然,是在付费的前提下。在付费语音问答平台“分答”APP上,向不同行家提问的定价迥异,从几元到几千元不等。提问者花钱提问,围观者花1元就能“偷听”。而知识技能分享平台“在行”APP则按职业发展、生活服务、投资理财等类别将达人分类,附上详细介绍和约见价格、用户反馈,尝鲜者还不少。

“通过学习掌握新知识,提供另一个看世界的角度。”这是飞亚学习的初衷,也是知识分享的应有之义。当下,信息的传播和观点的表达都十分便捷,众多知识产品的出炉,其实是在提供更多元的声音,意在丰富学习者认知世界的视角,而不是强行灌输些什么。毕竟,每个学习者都具备筛选、鉴别、判断的能力,这也是学习的前提。

知识经济是门好生意,但又不只是门生意。终身学习时代,让更多有价值的知识留存下来,被更多有需求的学习者获得,生意也就有了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