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抗击疫情一线的报道】重于泰山的使命

发布时间:2020-02-13 08:25   来源:山西日报   分享按钮

生命救治,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而对于危重与重症患者的抢救,更是一场兵临城下的殊死较量。2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市调研指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指出,“要实行分级分类诊断救治,实现确诊者应收尽收,对重症、危重症病例要集中救治、全力救治……”

生命重于泰山,连日来,为了践行这份光荣而艰巨的责任,我省上下,特别是一线医护工作者不辱使命、英勇奋斗,坚守疫情防控“山西阵地”的最前沿,事迹可歌可泣、战果可圈可点。

若有战,召必征。困了累了,站着也能入眠,眼睛一睁又开始战斗

2月9日,我省第一个危重症患者在太原市第四人民医院治愈出院。走出医院大门的那一刻,58岁的畅女士眼含热泪,向送行的医护人员深深地鞠了一躬。

“当时觉得自己扛不过去了。在村里上120急救车时,我回头看了看生活了40年的家,觉得再也回不来了。”1月28日,畅某被紧急转入太原市第四人民医院。检查发现,患者的呼吸功能已进入衰竭状态,经过复查胸部CT,显示她的肺部病灶较前加重,双肺满布渗出病灶,十几天不能正常进食。

自从接到防控疫情的任务后,太原市第四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赵爱斌已记不起多少天没有回过一次家。但他清楚记得自己的危重病人畅女士恢复食欲后吃的三顿饭,第一餐喝了米汤,第二餐是疙瘩汤,第三餐是面。

太原市第四人民医院是“全国抗击非典英雄集体”,也是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主阵地。自1月23日接到上级通知要求,护士温旭华第一个穿上隔离服进入隔离病房,迎接患者。大家忙碌至凌晨3时,需要有人留守值班,温旭华说:“我已经穿上隔离服了,我来继续坚守吧。”

该院护士长张磊告诉记者,隔离病房内参与救治和无缝监护的护理姐妹们都非常辛苦,不仅做医疗护理,还要做生活护理和心理护理。穿上厚厚的防护服至少要4至6个小时才能脱掉,口罩戴久了鼻梁和颧骨有压痕,汗水蒸发、雾气蒸腾,护目镜被蒙上一层层水雾,大家在操作时比平时困难。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困了累了,站着也能入眠,眼睛一睁又开始战斗。

出院时,让畅女士最念念不忘的是这些医护人员:“整整8天,铺床、喂饭、清理大小便,她们比亲人还亲呢!她们做的,父母也不一定能做到!”

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科学施救、精准诊疗的山西特色方案已现成效

为了尽最大努力救治危重、重症患者,太原市第四人民医院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范梦柏与赵爱斌二人坚持每天参与每一个重症、危重症患者的病情讨论,结合省救治专家组的意见,不断优化救治方案,坚持“中西医并举”“一人一策”,随时巡查病房,并根据病情调整具体的救治措施。目前,该院对重症、危重症患者形成了“三集中”“四优化”救治的原则,“三集中”是集中救治场所、集中救治设备、集中重症优秀医护人员;“四优化”是优化救治专家队伍、优化救治流程、优化救治方案、优化各参战单位和部门协作。

2月11日,郝女士和王先生在山西省汾阳医院传染病区医护人员的陪伴下走出隔离病房,这是吕梁市第四例、第五例新冠肺炎患者同时治愈出院。60多岁的郝女士是吕梁市确诊并治愈的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症患者,也是我省治愈的第二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症患者。郝女士激动地说:“我60多岁了,平时就身体不好,有高血压和糖尿病等,染上这种病后更是特别严重,当时就觉得肯定没指望了。感谢汾阳医院的医生护士,他们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份恩情!”

针对郝女士这一危重病例,山西省汾阳医院传染病区主任张耀武介绍,病毒作用到人体,每个人也不一样,有些人症状轻,有些人症状重,肯定有不同的临床表现,治疗一定是个体化的。

“中西医并举”是我省疫情防控救治方案的重要特色,得到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充分肯定。省卫健委党组成员、副主任冯立忠介绍说,针对危重和重症病人,我省全力推动收治患者的医疗机构建立健全中西医共同参与、全程协作的中西医联合会诊制度,使中医药深度介入疫情防控和临床救治。把中医药参与诊疗方案制定、联合查房、多学科会诊、病例讨论纳入医院管理制度。截至2月11日24时,全省124例确诊病例中服用了中药汤剂及中成药的达122例,使用率98.4%。其中,已经过中医药一个疗程(三天)以上治疗的97例,经中西医结合治疗,症状改善58例,治愈出院29例,其余病情平稳,总体有效率达90%。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我省危重、重症患者救治的战场不仅在山西,武汉同样有我们的阵地

山西并非医疗大省,但截至目前,我省已派出六批次支援湖北医疗队,担当起湖北三市的对口援助任务。其中,第二批医疗队专门接治危重、重症患者。

自2月2日来到支援湖北抗疫一线,如今已近两周。李胜文和战友们目前正在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这里收治的都是重症患者。面对记者的连线采访,电话那头李胜文的声音有些疲惫。由于他们接收的都是重症患者,收治在医院的隔离病房,这里的医护人员必须穿多层保护的隔离服进入,穿脱这身衣服最少要一个小时。隔离病房内不开空调,而防护服内又非常闷,穿上不到1小时就浑身冒汗,摘下手套的手也会发胀。如果是进病房,一般都是站着,病人有什么情况能立即冲上去。

高晓玲,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现工作在武汉同济医院新法院区,这是她的一篇战地日记:

“在上午接到通知,下午2:30开始接收病人。我们全体队员都早早吃了午饭后就不再吃东西了。下午很早就去了医院,开始穿戴防护服。我们戴着双层防护口罩,双层帽子,戴着五层防护手套,就像盔甲一样,顿时就已经满身大汗,这对每一位队员都是挑战。在接下来的6个小时工作期间,我们是不能再吃东西喝水了,因为口腔和鼻腔是不能与外界接触的,更不能上厕所,所以都自觉穿上了成人纸尿裤。”

该医疗队护士长李银鲜告诉记者,“自从我们接收整个病区,52个病人随时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危重表现,病区几乎每天都有大抢救和小抢救。一些高龄患者仅能依靠武汉方言交流,沟通磕磕绊绊。”为了更好地进行治疗,一时间支援湖北的第二批医护人员都拿出零碎时间学习武汉话。护理部还为大家制作了“沟通本”,上面写满了一些常用词和简易回答。

“渐喜乡音似”,目前,一线的医务人员已经可以用武汉话鼓励病人,收到了不俗的治疗效果。李银鲜告诉记者,说出乡音就是自己人,病人在脆弱的时候,哪怕是蹩脚的武汉话都显得格外亲切,大家同舟共济,更坚定了战胜疾病的信心。

目前,我省支援湖北医疗队对危重、重症患者救治已经显现成效,部分患者症状趋向平稳。

危重、重症患者救治的战斗还在继续,面对疫魔,“逆行者”们挺身而出的模样,总是令人动容。我们坚信,在未来的战斗中,他们一定会以更坚定的信心、更顽强的意志、更果断的措施,向党和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待九省通衢,直下山河!

(记者 贾力军 秦洋 沈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