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文人又是数学家的清官

发布时间:2017-11-29 08:21   来源:山西日报   分享按钮

 

张敦仁宦海生涯48年,为官公正廉明、卓有政绩。他还是清代中叶著名的学者、杰出的数学家,著有《辑古算经细草》《求一算术》《开方补记》《资治通鉴刊本识误》《资治通鉴补正略》等

他为官48载,始终一身正气、勤政爱民,《清史稿·循吏传》赞他:“精於吏事,有循声。”

他博学多才,一生痴迷学问,著作等身,被称为“北方之学者”。他的学术著作《辑古算经细草》《求一算术》《开方补记》等为中国数学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就是清朝著名的数学家、杰出的学者清官张敦仁。

近日,《润城张氏五甲族谱》正式出版,该书对张敦仁为官为学的一生进行了详细的记述。该书的作者,正是张敦仁的七世孙张安明。张安明已年近古稀,至今仍生活在砥洎城,这里正是张敦仁的故乡,这座被建筑专家称作“华北地区的明代民居代表,建筑史上稀缺的实物资料”的小城,有着“沁河第一堡”的美誉。

11月的一个周末,出于对这位学者清官的仰慕,也带着对古堡的好奇,笔者来到了砥洎城,采访了《润城张氏五甲族谱》的作者张安明。

克己奉公 真心为民

翻开《明史》中的《流贼列传》,里面清晰地记述着明朝末年那场波及全国的“流寇之乱”。今天保存较好的砥洎城,就是当时为避战乱而建的城堡式建筑。从明末到民国300多年的风雨沧桑中,这座三面环水的弹丸小城,一直默默地庇护着居住在此的人们,同时也滋养出了一批颇有影响的历史名人,至今仍流传着“一城三进士”(张瑃、张敦仁和延彩)“寨上十举人”的佳话。其中,成就最为卓著的就是张敦仁。

张敦仁故居“简静居”,坐落在砥洎城内的文昌路,规模不大,但却是砥洎城现存民居中保存较好的一座,主体建筑为三层阁楼式民居,与城内其他民居不同的是,院内侧壁还建有一座望楼。张安明指着门楣上硕大的“和敬”二字对笔者说:“别小看这两个字,它可是很有来头的,出自《礼记·乐记》,原文是:‘乐在宗庙之中,君臣上下同听之,则莫不和敬。’从这两个字里,可以看出我七世伯祖一生笃信礼乐化人的理念。我记得小时候,南楼上放着许多七世伯祖的藏书、画轴、遗物和书法作品,书房的楼上还有上方宝剑、圣旨、红樱官帽等。那时候庭房门上有一副大对联,上联写的是:‘祖宗家业从勤俭得来,子孙欲保家保业切记勤俭二字’下联写的是‘圣贤事业因孝友而起,子孙要立功立事莫忘孝友一门。这联语作为我们张氏家族的祖训,被后人谨记在心。”在张安明津津有味的述说中,张敦仁这位学者清官的形象,越发地清晰起来。

出生于藏书世家的张敦仁,自幼父母双亡,由叔父张章抚养长大。他天资聪颖,19岁考中举人,20岁中进士后,即赴任江西高安知县,在江西连续任职达25年之久。在高安任知县的4年里,年轻的张敦仁,廉洁奉公,力戒奢侈浪费,官所从未举办过笙鼓宴饮的庆贺活动,他的一身正气使那些见风使舵的奸佞小人销声敛迹。后来,相继调任庐陵知县,升为铜鼓厅同知;历任江西九江、抚州、南安、饶州知府。

嘉庆五年,张敦仁改官江苏,历任扬州、松江、苏州、江宁知府,管理江南十府粮道,在江苏又连续任职长达11年。张敦仁刚调任苏州知府时,正赶上那里庄稼欠收,百姓们为了活命纷纷卖掉耕牛。爱民如子的张敦仁,当即捐资买下了所有的耕牛。等到第二年春耕时,他又以原价让百姓们赎回。这一举措,使民心大悦。嘉庆十六年,张敦仁改任江西吉安知府,当时赣江流域土匪黑帮横行,治安形势严峻。他到任后,果断决策,挑选能干的官吏专管巡缉,一方面强烈谴责这些不法团伙的罪行;一方面下力捉拿首犯,很快使当地社会秩序得以平稳。

张敦仁断案,明察秋毫。龙泉县“天地会”滋事,镇守部队已派兵捉拿了200多人,一时间民心惶惶,巡抚让张敦仁火速前去查办此事。他到达龙泉县后,马上展开深入调查,最终查明是“天地会”与当地温姓儿子有仇恨的报复行为,并不是什么“叛逆”,因此予以从轻处理,只追究了为首两人的法律责任,使事态得以平息。道光二年,69岁的张敦仁以病致仕离开政界,寄居江宁,开始专事文学著述。

从高安知县到铜鼓厅同知,从江宁知府到云南盐法道,张敦仁为官,无论在哪,始终严于律己,勤于公事,精于吏治,坚持行清廉之政,所以尽管官做的不大,事迹却记入《清史稿·循吏传》,这是非常难得的。

淡泊名利 痴心学问

张安明家的客厅不大,而且兼作书房用。随处可见的各种典籍,让满屋充满了浓浓的书卷气。当年张敦仁亲手题写的木刻对联:“己欲不为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就挂在客厅最醒目的位置,中间是张安明自己作的《清溪云烟图》烫画。

一生好学的张敦仁,对学问的痴迷已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即使是为官四方,依然书不离手。嘉庆六年夏天,张敦仁被派往崇明岛办事,在随身的公文箱中就装着数学手稿。早晚闲暇时间,他就以到海边观潮为名,躲出公衙,回避应酬,携带书稿,潜心修订。经常是被海水涨潮浸湿鞋袜他都浑然不知。直到海水打湿书稿,他才惊呼而起。

做为清朝的一代大学者,张敦仁一生研究范围极广,在文、史、算等多个领域均成就不凡,尤其在数学方面造诣尤深。他每到一地在其身旁总是云集了许多饱学深究之士。嘉庆九年,时任扬州知府的张敦仁,聘请著名数学家李锐作他的幕宾,当时扬州的数学家还有焦循、汪莱、凌廷堪、沈钦裴等人,都是经常出入张府的座上宾。张敦仁的《辑古算经细草》等数学著作就是在这种互相切磋的学术气氛下完成的。他奖掖后学,注重培养人才,当时的学者名流郑梦卜、周庆安都是其得意门生。杜瑞芝主编的《数学史辞典》中,就收有张敦仁的传记,评价他:“著有《辑古算经细草》3卷、《求一算术》3卷。前者试以天元术解唐王孝通《辑古算经》问题;后者阐述秦九韶《数书九章》中的大衍求一术,表现出对于一次同余式问题的浓厚兴趣。”

《辑古算经》是唐代数学家王孝通的著作,该书最大的贡献就在于祖冲之父子所著的《缀术》失传后,是它第一次向人们介绍了开带从立方法(求三次方程的正根),从而解决了大工程建设中的许多计算问题。张敦仁在研究这一著作过程中发现这一方法尽管有很大的创造,但运算过程中许多复杂的程序却不易为人们接受。于是他大胆地进行了尝试,将宋代几近失传的天元术(类似现代数学中列方程)运用于这些题目的计算中,使王孝通复杂的运算程序一下简化为简单的列方程解应用题,为古代数学在实际应用起了积极的推进作用。与此同时,张敦仁还写出了《辑古算经细草》三卷。

《求一算术》与《辑古算经细草》为同一年作品。这本书着重在于阐述南宋数学家秦九韶在《数学九章》中所记载的“大衍求一术”。“大衍求一术”是中国中世纪数学家的一项杰出创造,其中所涉及的理论和现代的一次同余式理论相似,与历学家计算历法所用的“上元积年”法有密切关系。因为这一问题在求解过程中要辗转相除直至最后余数为“一”为止,所以被称为“求一术”。“大衍求一术”由于一些历史的原因在明中叶以后已几乎失传,张敦仁为了挽救这一被遗忘的成果,在清代第一个挖掘整理并以专著三卷向人们介绍这一数学成果,为中国数学史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张敦仁在其他经、史方面的著述有《资治通鉴刊本识误》3卷、《资治通鉴补正略》4卷、《尔雅图考》20卷、《礼记补注考异》2卷、《雪堂墨品》1卷和《沿书补注考异》等,在图书校雠刊印方面更是成绩斐然,《清儒学案》载其“暇即研究群籍,访求善本,校刊《仪礼》《礼记》《盐铁论》诸书,并为学者所重。”《清史稿》亦称其“所刻书多称善本。”由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标点本《资治通鉴》,其中就选录了张敦仁书中的一些校勘做为注文,这使得标点本《资治通鉴》成为现有较好的一种版本。

矢志宣传 初心不改

年近古稀的张安明,骨子里透着一种和张敦仁一样的执著。从1978年算起,张安明研究砥洎城已经近40年,可以说他把毕生的爱和精力都给了生养他的这个小城。

“明末清初,沁河流域各种古堡寨一共有54处,但是砥洎城绝对称得上是沁河第一堡。我不是在自吹自擂,我是有根据的,首先它三面环水,在沁河古堡中独一无二,第二是它分上中下三层,这在沁河古堡中也是独一无二的,第三是它的布局严格遵循着九宫八卦,这在沁河古堡中更是独一无二,第四它用冶铁用的坩埚筑成的城墙在中国古建筑史上都称得上独一无二。就凭这四点,砥洎城就当得起‘沁河第一堡’!古建大家楼庆西和陈志华都对我们砥洎城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说起砥洎城,张安明滔滔不绝。

正是这诸多的“独一无二”,使得砥洎城早在20年前就已引起了国内各大媒体和海内外建筑专家们的广泛关注。“我最早一次给人民日报社的人讲解是在1998年。他们对砥洎城喜欢得不得了,不停地拍啊,把我说的每句话都记在本子上。”张安明回忆说,“临行,人民日报社的摄影记者王修竹鼓励我把讲述的内容写出来。他一句话点醒了我。从那以后,我便不再仅限于讲了,而是有意识地开始搜集整理砥洎城有关的资料。”

为了深入了解砥洎城,张安明把一切能利用的时间都给了砥洎城,城内的一洞、二亭、三阁、三殿、五庙、十街坊、七十二院落,他都转了个遍,而且一一进行测量。大量详实的资料,让他先后写出了《砥洎城探微》《砥洎城防御功能与规划探析》等文章。

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砥洎城,他义务当起了解说员。多年来,他已记不清多少次走在砥洎城的青砖灰瓦间了,在他接待的人员中,有各级媒体记者,有许多高校历史系的教授和学生,更有来自美国、加拿大、新加坡、韩国、英国等国的学者和游客。2014年他还接待了著名作家冯骥才先生。

为了保护砥洎城,2003年,张安明开始以个人行为做起了“砥洎城”和“东岳庙”申遗的工作。到相关文物单位查资料、请北京的朋友帮助翻译,那段时间张安明着了魔一样。尽管最终申遗失败,但功夫不负有心人,2006年,砥洎城与东岳成为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近日,张安明的文集《小城沧桑》就要出版了,该书可以说是他20多年来宣传家乡的又一见证。临别,张安明动情地说:“砥洎城不仅是我个人的记忆,更是整个沁河流域的一缕乡愁。先人千辛万苦创造了古堡,不容易。我们今人有义务好好珍惜!”张安明的话语中透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守。(刘 艺) 

〖相关链接〗

张敦仁微档案

张敦仁(1754-1834),字仲篙,号古愚。亦号胡臾,人称古臾先生。20岁中进士,曾到江西、安徽、江苏等十几个府州县任职,宦海生涯48年,为官公正廉明、卓有政绩。他是清代中叶的著名学者、杰出的数学家。著有《辑古算经细草》《求一算术》《开方补记》《求一通解》《资治通鉴刊本识误》《资治通鉴补正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