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记者观察 | 全链条监督守护惠农资金

发布时间:2023-01-20 09:13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仍然在农村。然而,惠农资金在造福百姓的同时,也被“蝇贪”觊觎。一些基层党员干部向惠农资金“伸黑手”,严重侵害群众利益,必须引起重视。从惠农资金“落地”情况看,项目类资金和直补类资金存在不同的监管薄弱环节。

惠农项目类资金的腐败问题主要集中在招投标、验收环节,围标串标、违规分包、虚假验收等问题多发。如,福建省福清市城头镇彭洋村村委会原主任张秀平,利用职务便利,在彭洋村“美丽乡村”“生命公园”及“新建新村部”等工程项目的承接、验收及工程款拨付等方面,为工程承包方提供关照,并多次收受承包方送款合计6.5万元。2022年6月,张秀平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违纪款予以收缴;涉嫌犯罪问题由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到人到户的直补类资金,腐败问题则集中在申报、发放环节,截留挪用、“雁过拔毛”、优亲厚友等问题易发。如,山西省大同市灵丘县上寨镇上寨村党总支原书记、村委会原主任曹建军,弄虚作假套取危房改造款13万余元。2022年5月,曹建军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责令辞去村委会主任职务,违纪所得予以收缴。

惠农资金不能及时有效“落地”,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党员领导干部政绩观错位的问题,也有职能部门违规决策、监管不力的因素,还有的基层干部监守自盗,导致惠农资金管理使用倒在了“最后一公里”。

有的盲目上马政绩工程,浪费资金。甘肃省镇原县委原书记李崇暄,在开边镇建设农业示范园区项目时,选址首先考虑的是方便上级领导检查。在建设标准上,李崇暄脱离当地实际追求大规模、高标准,在公路沿线流转土地500亩,投入财政资金近1000万元,新建两百多座温室和钢架大棚。结果建成后,很少有人来承包经营。到如今,园区大部分设施破败闲置。

有的职能部门监管不力,导致惠民政策变形走样、问题多发。湖南省中方县林业局产业办(原油茶办)原主任杨小猛在2019年10月至2020年6月期间,用抽查结果代替全面核查结果,导致中方县某油茶开发有限公司虚报新建油茶面积58.94公顷,违规套取财政资金73.86万元。2022年6月,杨小猛受到党内警告处分,违规资金予以追回。

有的基层党员干部纪法意识淡薄,知纪违纪,知法违法。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沙坡头区东园镇北湖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郭建峰于2017年10月至2021年5月,违规插手本村项目工程,同意其子郭某及外甥冯某先后承包本村公共基础设施维护、农沟清淤治理、植绿增绿等项目,涉及工程款23.2万余元。2022年5月,东园镇党委给予郭建峰党内警告处分。

惠农资金能否用好用足关乎民生福祉,关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大局。二十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把“坚决整治各种损害群众利益的腐败问题”作为今年的工作任务进行部署,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立足监督基本职责,紧盯惠农资金落地关键环节、突出问题,从严监督执纪问责,推动相关单位、部门加强资金全链条监管,保障惠农资金管理使用安全高效。

紧盯关键环节,强化日常监督。甘肃省纪委监委紧盯预算编制、分配拨付、使用管理等环节,对惠农资金运行全流程开展监督,及时纠偏正向,确保各类资金投入有力有序、使用安全规范、效益全面发挥。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纪委监委针对补贴工作流程是否严格、补贴面积核实是否精准等问题,对市辖区内的10个乡镇200余名村干部进行廉洁提醒谈话。

选准“小切口”开展专项整治。湖北省纪委监委以“一卡通”为载体,重点从“一卡通”使用中贪污侵占、截留挪用、优亲厚友等具体问题入手,深化专项整治。2022年,全省共移送纪检监察机关问题线索1226个,通报曝光问题499起、355人。云南省昭通市纪检监察机关组织召开“一卡通”专项治理工作推进会议,严查惠民惠农财政补贴工作中的腐败和不正之风。2022年以来,共查处惠民惠农财政补贴“一卡通”管理方面问题84个,批评教育帮助和处理192人。

推动建章立制,实现长效常治。安徽省纪委监委督促财政部门印发《关于做好财政衔接推进乡村振兴补助资金使用管理的通知》,强化资金项目管理。天津市纪委监委驻市民政局纪检监察组督促市民政局党组制定并印发《天津市最低生活保障审核确认办法》,从加强监督、做好信息公开等方面,对低保监督检查工作作出明确规定,确保实现阳光低保。(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陆丽环